标题: 偶遇58岁的优雅熟妇,操起来特别有征服感
mimi





UID 3341226
精华 67
积分 1496323
帖子 37979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11-9
发表于 2022-5-14 09: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偶遇58岁的优雅熟妇,操起来特别有征服感

人和人之间的缘分,是很奇妙的。
      比如,有些人朝夕相邻,却并没有什么交集。有些人,在不同的两个世界,突然有一天,却相交了。我和玉枚姐姐亦是如此。
      我是个寂寂无名的穷屌丝,整日喜欢带个照相机混迹于市井。一日,正好是夏至,忽感无趣,想起城里西南侧开了一个画廊,  索性去溜达一圈。
      于是骑了小毛驴,直奔画廊。画廊在一处古典园林之内。分外两层,一楼是大厅,多为西洋静物类,二楼是国风类和油画。总共五六百平。因为不是周末,画廊冷冷清清,欣赏了一会儿画作,出了大门抽烟,却发现天色陡变,转瞬就是瓢泼大雨。正欲一边抽烟一边赏雨的时候 ,远远的跑来一个纤细娇弱的身影,撑着雨伞,貌似穿着高跟鞋,跑的并不快,但是步履很疾,一颠一巅的,颇为好看。待人跑近,上台阶的时候,我心里突然闪了一个念头,如果她摔倒,我会立刻去英雄救美。说时迟那时快,来人太过急促,最后一阶的时候,居然就在我面前,突然一个趔趄,就要摔倒。我意淫的情景居然真的出现了,赶紧抢先一步,去扶住她。她也结结实实的扑在我的身上。没想到这雨伞顶的金属帽从我脸上擦了过去。
      原来是个四十七八岁的大姐,穿着黄色的旗袍,带个金丝眼镜。一脸歉意,一面说着对不起,一面慌乱分开,然后再去地上捡雨伞,弯腰时,才发现她身材如此丰满,腰肢和臀部都是被旗袍绷住的浑圆 。
      大姐一边收雨伞,一边感谢,我淡定的摆摆手。看她又用手去掸头发上,身上的雨水,我想起包里有纸巾,就递给了她。大姐又是一阵谢意,接了纸巾,擦了擦头发的雨水。
      我点了一根烟,一边抽烟,一边打量着她。一个颇为知性优雅的熟女,带着金丝眼镜又颇为斯文。一米五六的样子。不算很高,看样子有一百一十斤,颇为丰满。刚刚一阵奔跑,现在还喘息未止。紧身旗袍束缚的胸,一边起伏,又一边高耸。腰肢浑圆,手臂像羊脂一样白腻腻的。低头的时候,竟然发现大姐居然穿了一双黑色的尖尖的高跟鞋,细细的鞋跟,合着这白皙的脚踝,显得这个女子特别精致。我是一个高跟控,看到妇人穿了一双这样的鞋子 ,忍不住暗暗咽了一口口水。
      雨,越下越大,画廊的工作人员也关了大门逃窜而去。空空的屋檐下,就我和大姐两个人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原来得知大姐是本地人,因为家里刚刚装修完,想来画廊看看画,没想到刚来就遇到闭馆。我安慰大姐说,说不定下午还开门,只不过等一等。大姐叹了口气,两个人就一时望着雨而无言。突然大姐看着我有点惊慌的说:小伙子,你脸上流血了。我抬手一摸,果然,被摸下来一点血迹。我想起来了,原来是妇人的伞冒擦了我一下,妇人应该也明白了,一阵手忙脚乱,用我的纸巾,帮我擦了起来。妇人靠的这么近,一阵暖暖的香味从她的身上散发而出,我觉得自己都要醉了。一阵手忙脚乱,说自己来就行,找了手机照了照,发现并不严重,笑着安慰妇人,大姐还是一脸歉意。
     为了打破尴尬,我笑着拿着相机给大姐说,反正没人,你穿的这么漂亮,让我帮你拍几张照片可以吗?大姐一阵惊愕又继而害羞,说我这么胖拍出来不好看的,我说你这么漂亮,有气质,又穿了旗袍,配上这园林,正好是绝配。妇人推辞不过,羞羞答答的,我见妇人穿的高跟鞋尤为性感,留了个意,偷偷的拍了几张脚的照片。
      和大姐一边拍照一边聊天,两个人渐渐地没有了陌生的拘束感,就像是两个朋友一样,有说有笑,待到雨停之时,大姐看画廊还是没有人开门,就准备回去了。我也乘机加了姐姐微信,名字叫玉枚。我说你这名字好有诗意,人如其名,都一样美,妇人吃吃一笑,说,期待你的照片啊。
      于是我们就这样匆匆告别,我和玉枚姐姐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短暂,这样一个优雅知性的熟女,我原以为我只能意淫一下,没想到,缘分让我们有了交集。
      回家后,尽心尽力,修好照片,看着妇人穿着高跟鞋的脚,尖尖巧巧的,十分性感,引得内心意马心猿。妇人明眸善睐,一双眼睛特别明亮,笑着对着镜头的照片,简直就像是对着我充满温情笑意 。引得内心犹如失火,没想到一个成熟女人居然有如此魅力。这是年轻女孩子所不具备的神韵。于是鬼使神差,自己忍不住手动频频,在一阵沉闷的痉挛中喷薄,而瘫软在椅子上。
      照片给了妇人,她又是一阵感谢。渐渐地,大家聊天,你来我往,聊得多了,熟悉了起来,了解的也多了。原来妇人居然是我们这边某家族企业高管 ,子女在另外一个城市,自己和老公住在距离我们不是特别远的地方,居然是分房而睡。就我骑车,差不多要二十多分钟的距离,某高档小区,旁边就是本市最知名的公园。她也了解了我的信息,毫无隐瞒,三十多岁,单身,独居。渐渐地,我发现两个人每天都要聊天,感觉有说不完的话,终于有一天晚上,夏天热的我睡不着,我给姐姐发信息,说太热了,姐姐睡了吗?玉枚姐姐很快回了信息,说没有呢。我说我睡不着。玉枚姐姐说,在想什么呢?我坏坏的说,我在想你啊。玉枚姐姐发了一个害羞又敲打的表情,说:小弟你可别打趣姐姐了。我问她是一个人在家吗?她说是的,她老公去北方出差了,要半月后回来。我心中顿时暗潮汹涌,忍不住说, 我说的是真的,自从认识了你,每天感觉和你都有说不完的话,自从与你认识的那一刻起,自己内心总是莫名其妙的被你吸引,每一天也越来越渴望和你聊天,你知道吗,我甚至每一天都看你的照片,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你了。
      我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忍不住又拉下裤子,下面早就铁硬,于是一边打字一边又忍不住手动频频,玉枚姐姐沉默了一会儿,说,我们不合适,别瞎想了。我急了,把她的照片,一张一张发给她,告诉她我喜欢她的笑容,她的眼睛喜欢她性感的嘴唇,喜欢她浑圆的腰肢和高耸的胸脯,特别是她穿高跟鞋的样子,最让我沉迷。下面的手的频率更快了。还把单独拍的她的脚的照片发给了她,她惊讶又慌乱,她说,小弟,你知道我我多大了吗?我快接近你妈妈的年龄了,不要胡思乱想的。我说你多大啊,她说我是六二年的,我算了一下差不多快六十岁了,太让人惊讶和震撼了,我说我没想到你保养的那么好,她说我比同龄人看起来是要年轻一点,我脑壳一阵热血上涌,想了想说,姐姐,我没想到你居然保养的这么好,但是我不会在意你的年龄的,我喜欢你的神韵,你的姿态,貌似年龄并不能阻挡我。她发了一个苦笑的表情。
      我说,我们见面吧?现在。她说,我已经睡下了。我说你起来吧,我马上去你们旁边的公园等你。她连连拒绝,说不肯去的。我早已被情欲冲昏头脑,嗖的一下跳下床,穿好衣服,一边下楼,一边骑着车,穿过黑夜,奔了过去,还一边忍不住拍照告诉她,我苦苦的哀求她,让她和我见见,于是一边骑车,一边给她发语音信息,告诉她在公园的什么地方等她。她终于由拒绝变为迟疑,那一刻,我坚信她会来。我到那个地方的时候,都已经十一点了。公园早就没有人了,路灯下,我渴望,躁动,又充满期待,感觉又特别紧张,感觉身上都在颤抖,内心充满欲望,一种特别强烈的刺激感和亢奋感,让我心烦意乱。我点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几口,扔掉,又忍不住点起一根烟。等待是痛苦的。不知道点了几根烟,终于,在我转身的时候,我看到远处没有路灯的树下,站了一个人,我跑近一看,果然是她。她静静的站在那里,看着我,也不知道她来了多久了。
      黑夜里,昏暗的阴影里,她的眼睛特别明亮,把手背在背后,看着我,我也看着她,直勾勾的盯着她。过了一会儿,她才低声说了一句:傻瓜。于是转身就走。我急忙上去拉着她的手臂,急促的说,姐姐,我想和你说说话。她说,不是见了么?可以回去了。我拉着她的手臂不肯松手,说:我想和你散会儿步,和你说说话。她说,你说,我听着。我说我们边走边说。她迟疑了一下,说,去哪边?我指着一个丛林茂密的且昏暗的小道说,我们走那边吧。不由分说,我就去拉她的手,她推辞不过,只能任我拉着。我们走的很慢,四周没有灯光,都是丰茂的灌木丛和大树,夜很静,但是我的心里胸潮澎湃,我终于在黑暗里拉着她,停了下来,与她面对面。我想她也已经听到我的粗壮的喘息,她看似平静的表情下面,我也感觉她变粗的鼻息。
      我说,我喜欢你,从第一眼看到你,就喜欢你。我不在乎你的年龄,我不在乎你比我大。我觉得欲望让我眼里喷出火焰, 赤裸裸的望着她。她眼神慌乱了,眼神躲避看着侧面的地上。我不由分说,猛地上去,紧紧的抱着她,她像一只受惊的鹿,想挣扎,但是又动弹不得,我和她贴面相拥,感觉到她发烫的面颊,一阵特有的女人香味,让我差点窒息。我深恋着这样带着体香的味道,就像是深深的嗅着一朵芬芳的花朵。我就这样深深的拥抱着她,黑夜里,我听到她变粗的鼻息,听到她心跳的声音,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她因为喘息而带来的胸口的剧烈起伏,软软的,芳香的,身体又是火辣辣滚烫的。
     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不再反抗,变得安静下来,我们只能听见对方的心跳,和夏夜的虫鸣。夜更安静了,我缓了一口气,示意她用手臂抱着我,她也只是机械的搂着我的腰。我们还是脸贴着脸,感受着对方的温度。我在她耳边悄悄的说,姐姐,我终于拥抱到了你。她用手轻轻的拧了一下我腰间的肉,轻轻的。我慢慢的磨着她的脸,慢慢的把鼻息贴近她的耳朵。每次呼气的时候,她都被弄得身体一阵颤抖,慢慢的我亲吻上她的耳垂,突然间,她紧紧抱着我,忍不住惊叫一声。她很敏感,特别是耳朵,于是不停的扭动不让我再去亲吻耳垂。于是我找到她扭头的机会,结结实实的亲吻在她的嘴唇上。
      她一声闷哼,还来不及躲避,我就深深的亲上去,伸出舌头在她口中一阵搅动,渐渐地她也用舌头和我迎合,交缠在一起。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舌头,一只手抚摸她的后背,一只手趁机伸向她那高耸紧实的胸部,没想到姐姐的胸还如此紧实。还充满弹性。她并没有穿着胸罩,只是一个T恤,下面穿的是紧身的绿色的运动裤。隔着衣服已经让她娇喘连连了,还是我还是想真正的体验一下,于是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,好一个温香软玉,圆圆的,软软的,又充满弹性的手感,忍不住用手一边揉,一边听她急促的喘息和无奈的呻吟。
妇人的呻吟低低的,又充满温柔,我想一个女人的温柔和年龄没有关系吧,想着终于能够实现梦想,抱着她,亲吻她,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。内心的刺激感也重新被放大,下面早就铁硬,接吻之时,一边调整好角度,一边轻轻的在下面顶着她。妇人穿的是紧身的运动裤,不仅紧紧的绷着臀部,浑圆的小腹也凸了出来。我曾经以为,女人最性感的部位之一,就是浑圆的小腹。我一面暗暗地用下面去顶她,一边悄悄地把手伸进她的小腹,肥厚光滑,再往下滑的时候,触及到一片锦绣的毛发,软软密密的。我迅猛的继续往下的时候,就摸到一片湿热的沟壑。妇人仿佛从梦中惊醒,惊叫一声,一把把我手臂按着 ,让我不能动弹。小坏蛋,不要。她急促的说。我根本不理会,继续亲吻上她,间隙间,用中指一勾,轻轻松松划开她那神秘之门,妇人在我怀里又变得躁动起来,一边扭动身体,一边躲闪。我机不可失,趁机把手指塞了进去,一股温暖的湿热,包围着我的手指。在她没有挣脱我的时候,我已经手上频频动作,妇人一边抗拒,一边绝望的躲闪,我不停的用手指来回的扣着,妇人就变得越发激烈。终于她用力的推开我的手,不停的喘息。我一只手还搂着她的脖子,一边把那根湿乎乎的手指举在她面前,一脸的坏笑: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一边放在鼻子下面深深的闻了一下,然后又坏笑着吮吸了一口她的汁液。她擂了我一拳,说,脏不脏的,你太坏了啊。我腆着脸笑着说,姐姐身上就没有不干净的地方。
      她扭头就要走,我又上前一把拽住她,说,姐姐,我探索了你,可你还对我一无所知呢。于是我又一把搂着她,一把拉下自己一截裤子,拉着她的手,就要去握那个不知廉耻的东西。没想到这东西还一直倔强硬挺。妇人又是一阵惊呼,想要挣脱手,奈何被我牢牢把持。我引着她柔软的小手,用力的握住那根粗夯之物,一来一往,一阵阵的快意。妇人估计突然摸到这个东西,估计刺激太大,一边颤抖,一边机械的被我引着手动作,于是我渐渐地放开手,妇人还是握住它,漫不经心的套动。我在她耳边悄悄的说:姐姐,去我家吧。她低着头不语,继而摇摇头。我低低的说,我想要你,我想要狠狠的要你,我想给你高潮,我想让你舒服。妇人似乎麻木了一样不讲话,只是手上还紧紧握住那根耻棍。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我穿好衣服,拉着妇人的手向电动车走去。妇人才仿佛惊醒一样嘴里说着不去,却又被我拉着走了过去。我把头盔给了她,她似乎也进退维谷。半天才说,今天晚上我不能去,我承认今天晚上我很疯狂,但是我想静静,我考虑一下,好吗?言语间她很坚决,我想了想,今天晚上我已经得到够多了,不妨多给她一些时间吧。
      于是第一次和她的约会就这样结束,接下来的几天,我我们都充满默契,没有任何聊天。我知道,她在纠结,在犹豫,在挣扎。大概又过了一周时间,我给她发信息说,姐姐你考虑好了吗?她说没有,脑壳很乱,没有什么想法。我说那就顺其自然吧。又过了两天,她突然聊到她说家里还需要两幅画,让我陪她去画廊看看。我同意了。于是她开车来带我去画廊。
又一次的见面,她略显尴尬,照例一身真丝旗袍,还是尖尖巧巧的高跟鞋,金丝眼镜,风韵更妩媚。去了之后看到价格很贵,我说要不你选几张我拍的照片?放大表框也可以的,她说都是什么题材,我说都有,你来我家看吧。她笑着说才不去呢,不然羊入虎口。我一本正经的说,如果你不愿意,我什么都不会做的。她忐忑不安的,在我不停的撺掇中,终于同意去我家看看照片。
果然,从进门之时,我有意无意的用手去轻轻的揽住她的腰间,并没有得到她明显的拒绝。我的电脑在卧室,一张床,旁边是电脑桌和一张椅子。我只能让妇人坐在我的床沿上,自己坐在电脑前,开机,桌面竟然是第一次遇到她给她拍的照片,是一张脚的照片。我扭头看了她一眼,她红了脸瞪了我一眼。很快就帮她挑好照片,记得当时,她起身趴在我椅背上,挑选照片的时候,我立刻感受到一种醉人的香味,我想,我今天再也不会错过了。我把椅子转过来,面对她的时候,她似乎有点不安,眼神里充满躲闪。我低头看着她那性感的高跟鞋,说,没想到你的腿还挺白细的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,伸出一截,说,白是有点白,但是并不算细。不过今天穿的肉色丝袜,不然更白一点。我有点不信,忍不住俯身就去要去拿住她脚踝,没想到妇人也正好伸出脚给我看,正好一把结结实实的握住她的脚,反反复复一阵端详,又用一只手,伸过去反反复复的摩挲她的小腿。不停的赞叹她的脚漂亮,妇人满面难为情,正欲缩回去,我干脆把椅子挪得更近,干脆把她的脚放在我的膝盖上一边慢慢的摸着,一边直勾勾的看着她。她一脸急促,呼吸都变了。
      我说,姐姐,你的脚真性感,你知道吗,我第一次看到你穿高跟鞋的样子,就爱上了,没想到有一天会实现这个梦想。因为把她的腿抬高了,她就不得不用手撑在身后的床上略厚仰着身体维持平衡。我说,姐姐,好想亲吻一下你的脚,好吗?妇人惊得连连躲避,就要抽回脚,我拨开她的旗袍裙摆,露出一截丝光莹莹的肉腿。低头像绅士一样亲了一下她的小腿,然后用舌头还结结实实的舔了一口。妇人连忙说着不要,我内心也是升起一股热流,像老鹰捉小鸡一样,各一手抓住妇人的两个脚踝,往上一提,妇人就难以支撑身体,就无助的倒在床上。
      我扑在她的身上,看着她说,姐姐,我想要你。妇人急忙要推我,但是哪里禁得住我的气力,一阵疯狂的舌吻,妇人身体早就软的像面条一样。一边用力吮吸她的舌头,一边上下其手,隔着衣服不停的揉弄她的乳房。然后又把她的旗袍往上提了提,妇人的下半身,就赤裸裸的呈露出来。长筒丝袜,加一个半透明的丁字裤,就是她下面的全部。我迫不及待扯去她巴掌大的丁字裤,露出一丛锦绣的毛来。推开妇人的两条胖肉腿,下面甘露汩汩,早就湿的一塌糊涂。半翕半合。那天真的是欲望高炽,口中有一种特别的,干渴的欲望,有一种让我想疯狂的去吮吸,舔她的下面。我飞速的扯去自己全部衣服,赤身裸体站在旁边。妇人两只手手臂紧紧的掩住自己的脸,下面全部暴露张外面。我趴在妇人下面勾着她两条大腿,伸着长舌头,饥渴的舔了上去。妇人被刺激的惊叫连连。继而是一种充满欲望的呻吟,颤声柔气,柔柔软软的,我不停的用舌头去探索妇人的秘道,寻着了她的敏感的阴蒂,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几下,妇人的身子如筛糠般的颤抖。断断续续的哀求说不要。
      于是我站起来,挺着一根铁硬的东西,走到她面前,拨开她的手臂妇人惊恐的看着我。我用手一撸,就露出一个丑陋的红头怪目的鸡头,怪眼怒睁。我握住根部,用那长长的肉棒拍打着妇人的脸颊。妇人羞得无地自容,紧紧的闭着眼睛,我掰过她的脸,把那东西伸在她的嘴边,妇人躲避不掉,只能半启朱唇,勉勉强强用嘴裹住,一种充满齿感的湿热,让我魂飞天外。妇人貌似功夫并不是十分熟练,弄了一会儿就放弃了,于是我又重新推开她的两条腿,露出蜜穴,一手握住那东西,在门口磨了半天,用头子去蹭她那早已充血的豆豆,妇人貌似也特别期待,抬了抬屁股,似乎在迎接这个不速之客。
      我毫不犹豫的对准就塞了进去,妇人丢了矜持的呻吟,突然就像是决了堤的洪水,声音高了八度,呻吟起来。简单的磨合之后,一路畅通无阻,就开足马力一阵疯狂输出。妇人彻底丢掉了矜持,一边双手紧紧的箍着我的腰。我一点都用不上劲,两只手紧紧的压住妇人的两只手在她的头顶,一阵狂风骤雨一样的抽插,妇人亢奋的就像是一只无助的虫子一样跌动,除了和妇人疯狂的接吻,我还结结实实的把妇人脸蛋舔了一遍,口水都沾满她的脸。
      战斗了几百回后之后,妇人已是筋疲力尽,我也觉得下面已有喷薄之意,飞速的拔出,骑在她脸上。来托起妇人的头,把那根湿淋淋的肉棒迅速的塞进她的口中,飞速撸了几下,腰间一麻,一股一股的快意喷涌而出,妇人惊慌失措之余,又想接着,又想躲开,结果她的嘴里,她的脸上,全都是白花花的一片。滴在了旗袍上。我赶紧找纸替她擦了,妇人一脸委屈,狼狈地嗔我太过鲁莽。
一波激情之后,我躺在床上,搂着她,昏沉沉睡去

顶部
农民马小乐





UID 5402998
精华 0
积分 1
帖子 137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19-8-28
发表于 2022-5-15 23: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不是应该内射吗?
反正又不会怀孕

顶部
世纪精密





UID 5316861
精华 0
积分 368
帖子 340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19-3-21
来自 北京
发表于 2022-5-16 21:2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
文笔不错

顶部
n1538d





UID 5339753
精华 0
积分 39
帖子 54
阅读权限 50
注册 2019-4-28
发表于 2022-5-17 01:1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老弟文笔不错不错,写的细腻但是缺少细节

顶部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2-5-22 10:32
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imi - Archiver -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