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题: [仙子的修行][全本][作者:karma085]
mimi





UID 3341226
精华 67
积分 1496469
帖子 38021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11-9
发表于 2022-4-5 10: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[仙子的修行][全本][作者:karma085]

[小说名称]:仙子的修行;
[文件大小]:2.85mb;(压缩前大小)
[小说作者]:karma085;
[更新章节]:1-115完结;
[节选预览]:
第八十八章·菊开(上)

    “爽不爽,仙子?”

    “说话!”

    “说!说!说!”

    “老子肏得仙子爽不爽?!”

    躺在地上,被老杂役称为仙子的女人,一动不动的喘着气,架在老男人肩膀的纤细双足,从紧绷到放松。

    仿佛高潮的余韵缓缓扩散,让她极为的舒服。

    萧远眼神麻木。

    老杂役的粗大鸡巴埋在了被他称为仙子的女人阴穴内,动作放松,神情惬意,似乎根本不怕仙子逃走,逃不掉他这根威武鸡巴的顶戳。

    仙子想要逃,他只需往前一顶,就能轻松化解她的反抗,让高洁的仙子只能臣服在他的胯下。

    老杂役此刻放松,正是为了接下来更好的日她,用粗大有力的鸡巴,继续抽插胯下仙子。

    而躺在地上的仙子,也根本没有逃走和反抗。

    她双足朝天,亲密的放置在老汉的肩膀上,腿间的蜜穴被老汉的肉棒插着,高潮后的阴道湿润黏滑,紧紧包裹着老男人粗大的鸡巴。

    她侧着头,轻喘着气。

    没有离开,也没有开口说话,一动不动,胸前高耸的完美乳峰起伏不定。

    仙子,在等着老汉的下一轮肏弄。

    她的蜜穴包夹着老杂役的肉茎,两人性器相连,以男女之间最亲密的姿势媾和在一起。

    如此的自然,如此的匹配,好似上演过无数次,仙子的阴道和花芯都已经记住了老杂役的粗大肉棒,两瓣肥嫩无毛的阴唇含住肉棒,白皙的蜜肉与黝黑的肉棒形成刺眼的反差,可仙子的阴唇却紧紧咬住老杂役的肉棒不放,慢慢蠕动着。

    等待下一次的交合。

    萧远的意识陷入了混沌中,脑海内只有一个念头:为什么?

    仙子高潮之后,没有满足?还是在等着老杂役射出阳精?

    她离开后,第一时间就来找到老杂役,褪下衣裳,在地上迫不及待的媾和?

    “仙子,您那张小嘴可真倔!”

    “不说是吧?”

    “老子肏到你说!”

    老杂役恼怒起来,干瘦的身体往前压,压住了仙子娇嫩洁白的酮体,胯下粗长的鸡巴也跟着深深日进去,龟头顶着仙子的花芯再往前顶,继续顶,顶得仙子被迫呻吟,承受不住如此长度的插入时,好似在张目结舌,一双素白小手艰难的推着老杂役的脑袋,祈求他不要顶得那么深。

    萧远仿佛看到,老杂役那根三十公分的鸡巴,随着他压在仙子身上的动作,而深深的插入进去,插得仙子受不住小手一直在推他。

    可是,却没有甩开他的鸡巴。

    老男人粗长的肉茎极深的插入她的阴道内,将她的反抗全都化为无形。

    她动一下,老杂役的鸡巴也跟着动一下,她挣扎一下,老杂役就用龟头顶着她穴内深处敏感黏滑的花芯一阵戳,戳得她香体酥软,张着小嘴喘气,动弹不得。

    只能被迫以紧窄的阴道,承纳老杂役粗长肉棒的插入,花芯哆嗦着与他的龟头亲吻在一起,逃也逃不开,躲也躲不掉。

    “嘿嘿。”

    见仙子的反抗消失,整个人都软绵绵的躺在地上被他肉棒插着,老杂役发出得意而猥琐的笑声。

    却还不够。

    他已经将仙子镇压住,用鸡巴将她臣服在胯下,插得她身子酥軟,只能喘着气颤抖呻吟。

    也已经将现在的一双美腿压在她胸前,一对高耸的玉乳被压扁,让她的玉足与她的臻首平行,整个下体都暴露在老杂役的肉棒之下,白屁股被迫抬离地面,阴穴朝天,被肉棒自上而下的插入,阴唇咬着棒身,羞人的娇嫩菊眼与老汉的两颗睾丸相贴在一起,紧紧的收缩着,粉嫩的菊纹几乎看不到。

    可老杂役还不满足,还要羞辱她。

    “抱着腿!”

    萧远看到,那老杂役拉起她的手放在她雪白的脚踝上,一边一个,仙子的两只玉手放在脚踝上,无力的握着。

    “快抱!”

    老杂役轻车熟路,本就深插着她花芯的肉棒,再次往前顶了顶,顶得胯下的高洁仙子发出难受的呻吟声。

    随后,在萧远木然的神念注视下,被肉棒驱使的她,慢慢的把玉足勾到了自己的脑袋后,用脑袋代替等一下会被老汉插得无力的双手,压住了双足。

    仙子的姿势,淫蘼到极致。

    柔美洁白的身子对折,玉足反勾着臻首,屁股抬离地面,将自己湿漉漉的白馒头穴暴露出来,一对高耸的乳房被小腿肚夹着,越发的挺拔。

    枕着玉足,她侧过头去,蜜穴夹紧又松开,在哆嗦着,也在亲吻着肉棒,等着下一刻狂风暴雨的抽插。

    交合姿势做好后,不就是疯狂用力吗?

    这样身体对折的姿势,本就是为了交媾而做,就好似青蛙翻转身体,四肢勾住,露出雪白的肚皮和腿间性器,只为了等待对方的插入。

    作为外人的萧远,光是见到仙子做出这样的姿势,就知道她是多么的熟悉。

    既熟悉如此羞耻的姿势,能轻易做出来,也熟悉插入她的男人,知道他接下来会以怎样的狂风骤雨的抽插动作去肏弄她。

    正因为熟悉,所以才会用玉足勾住脑袋,而不是用双手——被插得身子酥软后,手是无法抓住脚踝去迎合老杂役的。

    “仙子……”

    萧远在颤抖,是她吗?

    是她吗?

    是曦月妹妹吗?

    是吗?

    为什么?为什么老杂役胯下的仙子,会如此的熟悉这样的交欢姿势?为什么不反抗?为什么将自己的下体主动抬高,以最羞耻的方式去迎合对方?

    为什么……

    “哈哈哈,做得真不错!”

    老杂役压在她身上,看着她自己做出这样的姿势,夸赞道:“仙子您的悟性真高,老奴自愧不如,上次教了一次您就学会了!”

    教?教床上的姿势?!

    悟性?

    老奴?不是老子?

    萧远捂住了脑袋,识海内嗡嗡得响。

    他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   控制不住把仙子和曦月妹妹划等号,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神念,一直看着,看着,看着老杂役与被他称为仙子的女人在地上交合。

    看着两人在地上,身体紧贴,性器连接。

    看着老汉,压着仙子,开始慢里斯条的蠕动干瘦的屁股,让肉棒在仙子穴内慢慢顶弄,似乎是在勾起她的欲望,为接下来的猛烈交合做准备,又像是在寻找最适合的肉棒位置,老杂役稍微抬起屁股,又落下,试探着现在仙子的反抗力度:

    看她的穴儿,有没有在夹紧,还是已经开始松开,可以迎接待会的迅猛抽插。

    萧远呆住了。

    老汉用粗大的肉棒不紧不慢搅弄那仙子的蜜穴,而仙子,则是被肉棒给弄得颤抖不已,柔媚的呻吟声发出,身子软了下去,玉足紧紧勾住脑袋,紧绷的白屁股也松了开来。

    萧远能看出来,两人已经到了临界点,就好似升空的烟花,即将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猛烈烟火。

    果然。

    压着仙子的老汉抬起了屁股,将被蜜汁滋润得湿漉漉的粗大肉棒拔出她的阴道。

    仙子紧窄的阴道被拉扯着,又翘又圆的白屁股被迫跟着肉棒抬起,如夫唱妇随,两人的下体都抬离了地面。

    肉棒拔出十多公分,湿漉漉的往下流着黏腻芬芳的汁液。

    定住。

    定再来半空。

    萧远痛苦的捂住了眼睛,可他的神念,却清晰无比的看着交媾中的两人:老汉抬起屁股,仙子紧跟随,两人性器连接在一起。

    “啪!!”

    老杂役猛地用力,肉棒自上而下的插入,如一记重锤砸向地面,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入进仙子的蜜穴中,大股透明黏腻的蜜汁从两人性器交媾的地方涌了出来,好似小喷泉一样散开。

    仙子被肉棒一插,柔软的白屁股不受控的往下落,被男人用胯部死死的压在了地板上,变成了扁平状。

    两粒硕大睾丸拍击到她菊蕾和屁股上,发出异常响亮,淫蘼非常的声音。

    公主府的湖面,泛起了涟漪。

    萧远第一次痛恨自己变强,以致于他能看到仙子被这一插之下,那惊人的反应:

    她的穴紧紧咬住肉棒,屁股又一次紧绷,蜜穴收缩,夹紧了老杂役的肉棒,似乎承受不住,捂着小嘴摇着脑袋,用闷闷的呻吟,哀求老汉慢些。

    可刚才为猛烈交合而做出的姿势已经完成,现在又哪里停得下来?

    “啪!!”

    老老杂役毫不留情,再次抬起屁股,再次用力砸下,肉棒如通天柱子,又一次狠狠插入。

    仙子脖颈上的青筋绷紧。

    “啪!!”

    又一下狠插,仙子受不住了,伸出手去推老汉,却被他死死的镇压,抬起屁股,又落下,继续用力插她。

    “不……”

    仙子发出模模糊糊的抗拒声,萧远听不出,却能看到她的双足依旧勾着脑袋,屁股也随着老汉的起起落落,而不断抬起又落下,身子被日得颤抖不已,可还是不反抗。

    老杂役咬紧了牙关,仿佛全身力气都集中在下身,奋力抽插。

    干瘦的屁股抬起,肉棒从紧窄的蜜穴中拔出,又挺腰,落下,狠狠插入。

    “啪啪啪啪啪!”

    密集的抽插,交合的声音连成一片。

    仙子很快没了反抗的力量,玉手从推拒,变成了抱住老汉的脑袋,胸乳高高挺起,脑袋枕着玉足,玉足也勾着脑袋,纤腰开始款款扭动,迎合着男人的淦弄。

    老杂役插入,她就抬起屁股,老杂役拔出,她就往下落,助他拔出。

    隐约间,萧远还看到她肥白的阴唇,老杂役插入时,她就松开阴道,尽力承纳肉棒的进入,等拔出时,又紧紧的夹住肉棒不放。

    肉棒与阴道,一拉一扯间,仙子褶皱丰富的蜜肉被肉棒不断带出,又再次被肉棒插入。

    粘稠的蜜汁因为剧烈的摩擦,而变成了白沫状,堆积在仙子阴唇上,又慢慢的往下流,流到朝天的菊蕾中,再慢慢涂抹到柔软的白屁股上,被交合的动作砸落到地板。

    “啪啪啪啪啪!”

    抽插没有停歇,老杂役趴在雪白娇嫩的仙子酮体上,不断耸动着屁股。

    而他胯下的仙子,被插得身

    子软绵绵的,硕大的肉棒不但贯穿了她的阴道,也似乎贯穿了她的神识,她被插得无力反抗,只会扭动着纤腰去迎合,被肉棒插得软软的呻吟。

    柔媚得不像一个仙子。

    而像砧板上的软肉,只会被老汉任意宰割。

    老杂役插她,她也不反抗,老杂役咬住她的乳头,也没有逃离,老杂役将肉棒拔出一大半,她的屁股也跟着抬得高高的,落下时,又顺从的没有扭动屁股逃离,任由自己的蜜穴被粗大的肉棒猛烈贯穿。

    她,只发出“啊”的一声低吟。

    被肉棒插得花枝乱颤,被老汉肏得臣服。

    蜜汁随着两人性器的摩擦,而不断的涌出,白沫般的爱液堆积在仙子的阴唇,又涂抹到老汉的黑硬的阴毛上,随着老汉的顶撞,白沫在两人的屁股和胯部不断挥洒,一片狼藉。

    肮脏得没有半点仙子模样。

    两人在地上不断蠕动,一个挺腰抽送,一个扭腰迎合,女人的身体被撞得不断前后摇晃,玉乳跳动,间或被老汉咬住含吮,又或者被老汉抓在手里揉捏。

    最终,萧远看到那老杂役在一顿猛烈抽插后,肉棒深深插入,两只脚顶在地上,胯部用力往下压,让那根粗长的肉棒插入到仙子的最深处。

    “他要射精了。”

    看完淫戏的萧远面无表情。

    果然,压住仙子、下身不再动的老汉,在将龟头死死顶住她的花芯,摧毁她一切反抗力量让她顺从下来后,才开始射出浓精。

    噗噗噗。

    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入仙子的穴内,越过花芯冲入她的宫房,两颗贴着她菊蕾和屁股的睾丸一收一缩,不断的将浓精注入到最深处。

    萧远看不出她此刻的表情,却能看到,她双手抓着老汉的两条手臂,玉足依旧在脑袋后,一动不动的承受老杂役精液的注入。

    她的肚子微微鼓了起来,却还是没有开口,也没有反抗,只是喘着气,颤抖着迎接浓精的射入,两瓣白屁股紧紧夹紧,阴道也夹紧,待老汉射精稍停,她的屁股又一抖一抖,似乎在榨取最后的一滴精。

    许久,许久。

    射精完毕的老汉,才像死狗一样趴在她身上。双手抓着她玉乳,头发稀疏的脑袋也枕着柔软的乳肉,舒舒服服的喘气。

    受了精的仙子,也在喘气。

    两人就如无数交合后的男女一样,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。

    没有反抗,也没有推拒。

    老杂役坚硬的鸡巴依旧插在她的穴内,将穴口堵得死死的,一滴精液也流不出来。

    仙子身体半折,被老汉压住,雪白柔软的肚子满是浓精的鼓起,屁股和菊蕾被两粒睾丸贴着,蜜穴也被肉棒插入着。

    两人在一起休息。

    两人都没有结束战斗的意思。

    拥抱在一起恢复体力,为下一次的交媾做准备。

    萧远不忍再看。

    老汉插着仙子,他的身高只到她的胸部,皱纹老脸枕着一只滑腻玉乳,张开大嘴,很自然的含住了仙子的乳头,有一下没一下的舔弄吮吸,将唾液涂抹到仙子嫣红发硬的乳头上,又伸出舌头,去舔舐拨弄她的乳尖。

    含了一只,又转过脑袋,去含另一只乳头,咬在嘴里面,惬意的吮吸,舒服的用舌头去拨弄乳尖。

    两人一动也没动。

    仙子被老杂役用肉棒插着,被他咬着奶子吸着乳头,却依旧十分习惯,仿佛已经经历了成百上千吃,对这样的玩弄起不了太大的反应。

    她只是用纤细的手臂,遮住了眼睛,喘着气休息,胸前微微起伏,却影响不了老汉吃她的奶。

    高挑美丽的仙子,与矮小丑陋的老汉,好似在给他哺乳一样,画面说不出的淫蘼。

    萧远转过身,低着头。

    “仙子,咱们再来一次!”老杂役吐出她乳头,嘿嘿笑道。

    “……足够了。”

    仿佛看到第三者的离去,仙子低语回答。

    “足够?我看你还浪着呢!”

    老奴又插了一下她,对所谓的仙子之话不屑一顾。

    萧远迈出腿,跨出离开的第一步。

    “今晚,到此为止!”

    仙子推了一下他,让老杂役恼怒起来,压着她一顿乱插。

    突然。

    “师姐,师姐,今晚你要吃夜宵吗?!”

    远处传来了一个喊声,让在场三人都是一惊。

    “师姐?!”

    萧远猛地回头,看向了那栋房子内交叠在一起的两人。

    李仙仙喊师姐,那岂不是意味着,里面被老杂役狂肏,又被他称呼为仙子的女人,不是萧曦月?!

    不是她?!

    “不是曦月妹妹?!不是曦月,不是……”

    萧远颤抖起来,灰暗的世界一下子变得光明,他想到了一件事:

    男人在床上往往都是肆无忌惮,把女伴作为心目中臆想的对象,也是常有常见亦不奇怪的事

    他的曦月妹妹,又怎么会和一个老杂役在一起?!

    房子内。

    “吃夜宵?嘿嘿,仙子的确是在吃夜

    宵,来,老奴喂给仙子吃好吃的夜宵!”

    老杂役淫笑起来,拔出肉棒,将躺地上的仙子翻转过来。

    外边的萧远本已打算离开,今晚不再想这件事。

    可是,他还是忍不住回过头,又看了一眼。

    这一眼,又一次让他心胆剧颤。

    湖边的房屋内,那身段窈窕的仙子,被老杂役摆成四肢跪地的姿势,膝盖与手掌撑在地面上,脑袋低垂着,如一条等待交欢的母狗,把她后面羞耻的蜜穴与菊蕾全都暴露在老汉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   也暴露在那根巨大的肉棒戳刺范围之中。

    萧远看过去时,两人的身影清晰的映在窗户上:

    仙子跪地,双乳垂下,纤腰塌陷,撑起两瓣浑圆的翘臀;

    老汉双手叉腰,得意洋洋的站立在仙子后边,矮小干瘦的身体下,却是一根坚硬到可怕的粗长阳物,昂首挺立着,滚圆的龟头对着仙子两瓣翘臀,缓缓滴落出黏腻的汁液。

    将仙子摆弄成跪地等待交媾的姿势后,老杂役往前一步,随着他的走动,他胯下吊垂着的两粒硕大睾丸也跟着晃动。

    阳茎之下吊着睾丸,正对着仙子浑圆完美的白嫩翘臀!

    如此惊人的一幕,即便知道里面的人不是曦月妹妹,萧远也看得失了神。

    他能想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:

    已经呈母狗状跪地的仙子,等待着老杂役的插入,两人即将又一次发生媾和,以后入位,老汉插入仙子,也许还会抓住她的双手,扯住她的秀发,腰杆一下下的挺动,插着她,日着她,直到下一次高潮,再一次将浓精灌入到她穴内。

    就如现在一样,让仙子的蜜穴缓缓流出男人的精液与她的蜜汁,等着再下一次的交合。

    事情也如他想象的那般:

    老杂役往前几步,长达三十公分的粗长鸡巴,搁置在仙子的翘臀之上,好似一张弓弩,鸡巴架在两瓣屁股缝中,一前一后的戳刺着,鸡巴的长度足以插入到她纤腰凹陷的地方,达到肚皮处。

    那老汉又好像是在磨刀,刀是他胯下的大鸡巴,磨刀石是仙子的两瓣翘臀,一前一后的顶戳,来来回回的擦拭他的鸡巴,棒身与仙子的臀缝反复摩擦,将鸡巴磨得越发威武雄壮。

    萧远摇摇欲坠,越发不肯相信那是曦月妹妹。

    他看到,整个过程中,那仙子一直安静的跪着,低着脑袋,双手撑在地面上,浑圆的乳峰垂下,两瓣被鸡巴摩擦的翘臀间或夹紧——被磨得受不住刺激。

    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   仙子没有逃开,也没有催促。

    就好像心死的人,做什么都没有反应,又仿佛那些收了钱的妓女,任由嫖客怎么玩弄都行。

    可她……

    是那么的完美,身段曼妙,双乳浑圆,翘臀完美,又怎么肯让一个老汉如此对待?!

    难道,是那根粗长的鸡巴,已经将她给驯服,让她再也无法反抗老汉?

    萧远不敢往下想。

    刀,磨完了。

    老杂役将粗长的鸡巴,完全搁置在仙子的两瓣屁股缝上,两粒睾丸贴着她屁股和蜜穴,微微蠕动着,似乎在蓄积等一下射入的精液。

    性器相贴,世间男女最亲密的事莫过如此。

    可仙子还在等待。

    直等到老杂役扭腰后退,将鸡巴慢里斯条的后撤,滚圆硕大的龟头慢慢往下,沿着微微凹陷的背脊,顶到了她的臀缝菊眼处,她才颤了一颤,扭了扭纤腰。

    那里,是未被进入过的地方,只有与某位女子欢好时,才被对方用手指头戳刺进去,每一次这样弄,她都会发出苦闷的抗拒声。

    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    她扭着腰,摇摆着翘臀,好似一条摇头晃脑的母狗,想要将抵住她紧窄菊眼的硕大滚烫龟头给甩开。

    老汉嘿嘿淫笑,伸手抓住自己的鸡巴,拉着它再往下划,棒身和龟头顺着仙子娇嫩敏感的臀缝,从菊蕾滑到了湿淋淋的白虎穴口处。

    顶了一下。

    龟头破开肥软的阴唇,半粒龟头埋在里面,撑开仙子白虎馒头穴的穴口,沾上了黏腻的蜜汁,又变得油光滑亮。

    就在萧远和仙子都以为他要一挺腰插入的时候,老杂役却又将龟头拔了出来,仙子的两瓣阴唇迅速闭拢,又变回一线天蜜穴的紧窄模样。

    “他想干嘛?”

    萧远和仙子,脑海内一起闪过这样的念头。

    所不同的是,萧远脑海内空白一片,而仙子则是在不安的等待,等待那一颗滚烫的龟头再次触碰到她的臀部肌肤。

    最终,龟头落到了她的菊口之上。

    “啊!”

    灼热粗大的龟头,顶着她紧窄敏感的菊蕾,粉嫩如雏菊的门扉害怕似的紧紧闭合,又像是要将龟头给吸进去,如一道漩涡。

    可老杂役的龟头是在太大了,整颗龟头完全碾平她的菊纹,试探性的往内一顶。

    毫无作用,顶不进去分毫,只能让四肢跪地的仙子难受的呻吟一声,摇晃了下纤腰,想要甩开顶住菊蕾的鸡巴。

    她的嫩菊太过窄小,从未有人探访过,此刻又紧紧的收缩,怕是连小手指都戳不进去,遑论老杂役这一刻如此粗大的龟头。

    但老汉

    没有放弃,又奋力往前,龟头使劲顶着她的菊蕾,企图插入其中。

    “不,不!”

    仙子似乎才反应过来,这一次老杂役不是亵玩她羞人的菊蕾,而就是想要插入!

    将那根她蜜穴都难以承受的鸡巴,插入到更为紧窄干涉的后庭,用李仙仙给她暗暗说过的话就是……爆她的菊花。

    男人的性器,插入女人的菊蕾内,就是爆菊。

    最下九流,最不值钱的妓女,都不会给嫖客轻易爆菊,那是女人最羞耻的地方,本就不该用于男女之欢。

    “不!”

    四肢跪地的仙子摇晃雪白的屁股,企图将顶着她臀缝的肉棒给甩开。

    这一幕,青丝摇动,雪臀颤颤,萧远深深铭记在内。

    仙子不可能摇屁股!

    所以,所以,她决不可能是曦月妹妹!!

    曦月妹妹想要摆脱老杂役的阳物,完全可以一巴掌拍飞他,而不是现在,犹如在勾引男人一般,不知廉耻的四肢跪地摇晃着屁股,双手却依旧撑在地面上。

    这样的动作,又如何能大笑男人的念头?

    果然,老汉挥起巴掌,用力打下。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响声清脆,干瘦的手掌拍打在仙子柔软圆润的翘臀,发出悠扬淫蘼的声音,传遍了整个公主府的花园。

    萧远全身颤抖,双拳紧握。

    那跪地的仙子,屁股被打得一颤一颤,不必用神念探查,也不必亲眼看到,都知道她此刻的屁股上,定然会留下一个清晰的五指印!

    仙子,被一个老杂役打了屁股!

    而且还是四肢跪地。

    而且还是两巴掌!

    “躲,让你躲!”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左右开弓,老杂役反手又是一巴掌打下,用手背打在了仙子的另一半翘臀上,打得她娇躯颤颤,垂下的双乳不住晃动着。

    “为什么……?”

    萧远脑海反复出现这样的念头。

    “还躲吗?”

    老杂役伸出双手,毫不客气的抓住了跪地仙子的两瓣屁股,紧紧的抓住,十指陷入到臀肉内,嘴里狠狠骂着,胯下鸡巴再次发力,对着那处紧窄的菊蕾死命一插。

    “啊!!”

    仙子仰头惨叫,几乎让萧远以为老杂役的龟头已经插入进去,他也能从仙子仰头尖叫的神态,以及娇躯紧绷的动作中,能看出这一插对她而言究竟有多痛。

    但老汉又后退,证明刚才那一下还未插入。

    仙子的菊穴太过紧窄,此时又紧紧的闭合着,菊纹都几乎看不到,只有一个圆润的凹陷。

    老汉却毫不气馁。

    他在蓄积着力量,胯下两个卵袋一收一缩,好似活龙在张牙舞爪。

    萧远屏住了呼吸,双目赤红,更远处的李仙仙,捂住了小嘴。

    那四肢跪地,被一插惨叫的仙子,似乎也察觉到了被爆菊的危险。

    她开始越发不安,不断摇晃屁股,纤腰左右扭动,将抓住她屁股的矮小老汉甩得晃动不已。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又一巴掌打下,老杂役咬着牙,好似在驯服母马,一下一下拍击,终于又一次把她给拍停。

    仙子大口喘气,手掌无力的撑在地面上,两瓣雪臀被拍得红通通的。

    那紧紧闭合的菊蕾,也开始一收一缩,与紧紧相贴的龟头如同在亲吻一般。

    老杂役阳物上的滚烫热量,已经开始灼烧她的菊蕾,让她一颤一颤,紧闭的门扉露出了少许的破绽。

    “肏你!”

    通过龟头的感受找准时机,老汉趁仙子放开菊蕾力道时,猛地发力,往前再一顶,龟头刹那间撑开了她的菊门。

    “啊!!!”

    被手持破菊的仙子再次尖叫,菊门死死的闭合,夹得老汉倒吸一口凉气,菊蕾如此的紧窄,也不知插入进入会是何等模样?

    他越发感兴趣,龟头也不后退,又一次挺腰,奋力破开她紧窄异常的菊门,朝着里面火热的菊道钻去。

    “不,不,不……”

    四肢跪地,翘着屁股被插菊花的仙子,十指抓紧了地板,皱紧了柳眉苦着脸抗拒。

    刚才的打屁股让她忘记了摇动腰肢,此刻竟是只能夹紧菊门,以对抗那肉棒上越来越强大的力道,粗大的龟头好似要破开她的臀部,钻入到她肚子里一样。

    “仙,子,松,一松!!”

    老汉妖精牙关。

    太紧了,真是太紧了!

    仙子的菊蕾小得一根手指都插不进去,他却要吧自己大如鸭蛋的龟头硬插进去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   换做是普通女人,早就被他插坏了。

    可仙子毕竟是仙子,菊蕾窄小却异常的紧致,用力往前顶,龟头竟是缓缓的前进,一点一点的插入!

    但仙子,却死死的夹紧了屁股,两瓣圆润的翘臀此刻都绷得紧紧的,臀肉将他龟头完全淹没,萧远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。

    可是,任何人都看出来,这两人在较着劲。

    老杂役拼命往内插,企图将龟头插入仙子菊蕾中。

    而仙子则是害怕的紧紧收缩菊门,对抗着老汉这根威猛的鸡巴,敏

    感的菊纹此刻已经与龟头完全贴合在一起,可被爆菊的威胁,让仙子又不得不继续夹紧。

    然而,被插的一方,又如何能挡?

    外人看不到的里面,肉棒在一点一点的插入,逐渐撑开了仙子紧窄的菊门,将闭合起来的菊口,硬是撑出一个小小的粉色肉洞。

    “不,不……”

    仙子哆嗦起来,她菊蕾的力道在减弱,被她夹紧的肉棒又粗又大,而且滚烫异常,烫得她不断颤抖,逐渐失去了力量。

    老汉嘿嘿一笑,双手拉住了她的腰肢,再次往前用力一顶。

    萧远看到,仙子已经无力惨叫。

    那一颗龟头,恐怕已经进入了一小半,即将要把她的菊门完全撑开。

    仙子,要被爆菊了。

    她的曦月妹妹,要被一个老杂役……不,不,不会是她!

    “曦月妹妹!!”

    萧远再往前几步,想要去拯救那个仙子,可又看到,她……

    “你,不!”

    仙子一手撑地,另一只手吃力的往后,抓住了顶着她菊蕾的肉棒,脑袋也转向了背后的男人,祈求道:“不行,这里不行,你,你入前面。”

    即便是这样的时刻,仙子也维持了最后的尊严:入前面。

    萧远苦笑。

    “前面后面,不都一样吗?都是洞,都可以操!”

    老汉抓住了她想要遮住菊蕾的纤手,腰杆发力,又顶了顶。

    “不一样……啊!”

    仙子再次惊叫,似乎龟头又往她的菊蕾内前进了一些,让她被迫夹得更紧。

    啪!

    老汉挥起手掌打下,打得仙子全身都在打颤。

    “松开!”

    “不,不!”

    可怕的龟头不断深入,背后又是咄咄逼人的老汉,跪在地上受插的仙子,竟是害怕得曲腿,用膝盖走了一小步。

    再走一小步。

    她的菊蕾终于短暂的摆脱了老汉硕大的龟头。

    老杂役一愣,又往前一顶,顶得仙子颤抖起来,两只手撑在地面上,朝着前面爬去。

    老杂役再一顶,她再爬,雪白的翘臀始终对着他。

    又一顶,龟头戳刺到菊蕾上,刺激得她再往前爬去。

    萧远脑海里嗡的一下,脸色变得惨白。

    身段柔美的仙子,在灯光的映照下,影子照在窗帘上,呈现出她弯着腰,翘着臀,四肢跪地,双手,膝盖,交替爬行,被老汉用鸡巴戳着菊蕾往前爬,淫荡又不知廉耻的一幕。

    仙子,被老汉用鸡巴驱赶着,在屋子内满地爬行。

    雪白的身子后,是兴奋的老汉。

    她的菊蕾和蜜穴一览无遗,老杂役就在她背后,她爬一下,老汉就往前走一步,胯下鸡巴戳刺到她菊蕾上,偶尔又像是鞭子一样: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鞭打在她雪白圆润的屁股上,打得她继续往前爬。

    “好,好,好!”

    老汉兴奋的大叫,如同在用鞭子驯服一匹不愿臣服的母马。

    母马已经失去了理智,被顶一下,被鞭一下,就往前爬一下。

    满屋子爬,四肢着地,胡乱爬行,乳波摇晃,雪臀颤颤,阴穴口流出许多的汁液,只为了躲避身后那根来爆她菊花的肉棒!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李仙仙闭上了眼睛,不忍再看,跪在地上的仙子,究竟是喜欢萧远,还是喜欢老汉?喜欢被他这样玩弄。

    但已经无法挽回。

    她知道,在屋子内爬行的母马已然无法反抗身后的骑手,那根粗长的鸡巴一下下的戳刺她菊蕾,鞭打她屁股,无边的淫蘼和欲海,已经彻底将她笼罩。

    “曦月,妹妹……”

    萧远也闭上了眼睛,神念却痛苦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   地上的仙子似有察觉,抬起头来,艰难的看了他那边的方向一眼。

    她停了下来。

    似乎爬累了,不反抗了。

    四肢跪在地上,两瓣雪白屁股依旧高高耸立。

    老汉的鸡巴紧随其后,龟头再一次戳到她菊蕾处。

    仙子颤了一颤,收缩菊纹,半晌,又缓缓松开。

    她的手,也在无力的软下去,脑袋低垂得更厉害,身子不断颤抖着。

    “还爬吗?”

    胜利者站在她臀后,挺着一根粗长的鸡巴耀武扬威,一只手扶着棒身,一只手慢慢的抚摸她的屁股,就好像在感受被他驯服的母马的品质。

    圆润,光滑,紧致,仙子的屁股美得不可思议。

    而此刻,却被他随便把玩。

    “说话啊仙子!”

    老汉鸡巴顶了顶,胯下吊着的两颗睾丸摇晃不停——刚才追着爬行仙子的时候,他的睾丸就一直在摇晃,与粗长的鸡巴的影子一起倒映在窗户上。

    仙子没有说话。

    低垂着脑袋,两瓣屁股松了下来。

    那紧窄的菊蕾,也缓缓的松开。

    “这才对!”

    老汉十分满意,挺动腰杆,鸡巴慢慢往前。

    仙子又一次夹紧了菊蕾。

    啪!

    老汉毫不客气的用巴掌打下

    ,打得仙子臀肉颤抖,缓了好一会,才慢慢松开菊门。

    老杂役的龟头又一次前进,破开紧窄娇嫩的菊门,他左右扭动腰肢,像是要钻松开她的菊门一般,左突右支,得意万分的慢慢插入。

    仙子双臂撑在地面上,握紧了手掌,垂下了脑袋,慢慢的降低,降低。

    她的秀发垂下来,遮住了她的面容,任何人都看不清她此刻的模样。

    她的菊蕾在慢慢松开。

    那一颗硕大的龟头,在慢慢的顶入她,撑开她的菊蕾,直到又一次将她的嫩菊撑开一个粉色的肉洞。

    她夹紧了一下菊门,却已经感受到,菊肉无法闭合,已经完全被龟头撑开,被龟头顶出了一个小小的肉洞。

    龟头再次发力顶她,她的菊洞又被迫的撑开,颤抖着,吃力的迎纳这一颗异常粗大的访客。

    汗水从她全身渗出。

    她的牙关在打颤。

    龟头还在深入。

    一点一点,一分一分。

    老汉扭着腰杆,让他粗大火热的龟头,如摇尾钻洞的泥鳅,破开她的菊门。

    仙子又一次夹紧了菊蕾,两瓣臀肉紧绷着,让萧远以为她要再次被打。

    可并没有。

    老杂役享受起了这种被紧夹的滋味,沉腰发力,咬着牙,奋力挺进。

    那艰苦万分的模样,直让人怀疑,若是仙子松一松菊门,这根三十公分的巨龙怕是要迅猛的插入到她的肚子内,将她肚皮都给顶穿。

    但仙子的菊蕾,却异常的紧致耐肏。

    龟头一点一点的进入,缓缓的将她反抗的力道瓦解。

    仙子的额头,抵住了地面。

    老汉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   萧远神念一扫,看到那仙子的屁股随之颤了一颤,也看到,她的屁股上,已经连接着一颗龟头。

    半颗粗大的龟菇,没入了她的菊门中,彻底将她紧窄的菊蕾撑开,粉色的菊纹被撑成透明色,紧紧的缠住硕大的龟头。

    背后的老杂役只需再轻轻用力,整颗龟头就能完全插入其中!

    将仙子爆菊。

    “曦月……妹妹。”

    萧远用神念呼唤着她。

    仙子又颤了颤,整张脸贴住了地面,浓密的青丝遮住了她的面容。

    翘臀高高抬起,菊蕾缓缓松开。

    “仙子,老奴来了!”

    老杂役抓住她屁股,挺腰,发力,粗大的龟头势如破竹。

    “噗!”

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顶部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2-5-24 04:04
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imi - Archiver - WAP